埃梅里:夺冠很美妙我此前的欧联杯战绩让黄潜球员更自信

虎扑07月05日讯 比利亚雷亚尔主帅埃梅里与前皇马球员阿尔瓦罗-贝尼托在《阿斯报》进行了一番交流。贝尼托向埃梅里提出了一些问题。以下为访谈内容节选。

我刚到比利亚雷亚尔的时候,球员们都对我说:“教练,你都拿过3次欧联杯冠军了,带我们也拿一个呗。”这句话就让我开始憧憬了。当然一开始我还是很克制,很清醒地知道这是非常困难的。夺冠以后我一下子轻松了许多。我跟他们说,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我们共同的经历,夺冠可能会带给你暂时的满足感,但对我而言,最重要的还是过程。

他们有可能因此更加自信了吧。我总是提醒他们,每场比赛都很艰难,输球了也不算失败。1/16决赛是最难踢的,不过足球的美丽就在于困难嘛。后来遇到阿森纳,我们又觉得他们的赢面比我们大。但淘汰阿森纳之后,我就觉得咱们球队真正成熟了。夺冠很美妙,但是一步一步走来的路也很美妙。

我在塞维利亚执教的时候,点球给我带来了2个冠军,但也可以说是我们一步步的努力带来的冠军。点球是在决定性的时刻才发挥作用的。你在训练中罚得好,不代表你在决赛中就能踢进。

训练和比赛很难相提并论。我知道门将教练是很重要的,因为他会研究每个罚球队员,不过门将有时候也会按照直觉来扑救。我还认为罚球队员应该是在关键时刻盯着你主动请战的。我还在大巴黎的时候,手底下有卡瓦尼和内马尔两名优秀的点球手,但我从来没有决定过谁来踢。我坚信数据,谁罚进的点球多就该谁来踢。

我执教17年了,从刚刚升入西乙开始。后来在瓦伦西亚我总是拿不下杯赛,因为当时球队的目标总是联赛前三的欧冠席位。到塞维利亚以后,是主席德尔尼多要我不惜一切代价拿到一个冠军。在黄潜,我们接下来的目标是在联赛和欧足联的赛事中稳固自己的位置。

我一直充满了满足感。在比利亚雷亚尔,大家都对这支球队感到骄傲,同样也对自己的亲友,对自己身边的一切感到满意。我有个90岁的叔叔,他分不清不同的赛事之间的差别。我们夺冠的时候,他只是很高兴,但直到第二天村里的人都来祝贺他的时候,他才知道这个冠军有多牛。这种满足感是很重要的。

在我的执教中我总是努力用积极的眼光看待球员,看到他们的优点。替补球员要出场时,我会告诉他们:“你要进球了。”可能说了10次他们也进不了1个球,但要是第11次他们进球了,就会想起来教练的话应验了。关键在于他们对进球的渴望。我们会把球员们视作职业运动员,但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是人,个人和集体的信念是能带来胜利的。

说到语言,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。在国外有可能你讲了半天别人没听懂。在莫斯科斯巴达克的时候,我一开始请了俄语老师,但不到1个月我就放弃了,因为太难了,我只能继续说英语。在法国,尽管我本来就对法国有一定了解,但我还是在出发前1个月就开始上法语课了,在球队里我讲法语。不过看看贝尔萨,他在马赛和利兹联都取得了成功,但他也带了翻译啊。

-黄潜和大巴黎的更衣室是差异很大的。对于一位拥有内马尔和姆巴佩这些好球员的教练,对于球员的某些行为,他在管理上的变通性可以到达什么限度?

有些球员脑子里是有根弦的,这样的球员更好管,但对于没有自律感的球员就必须多多教育。接下来就是精神建设,每个人都想赢,但总有几个人求胜欲特别强。通常来说,顶级球员就是拥有这种突出特质的人,否则他们不会达到这个高度。另外,球员还要明白成为球星有多难。如果我说你成不了球星,这不是想气你,而是想要你反思。有些球员你需要交待很多事情,有些则一句话也不用跟他说。比如我记得一场比赛中,不需要我说,内马尔就快发角球并最终制造了进球。尽管这是我惯常训练的内容,但我并不需要让内马尔来练这个。很多球员的天赋会告诉他们该做什么,和他们共事也会更加轻松。

还是说到信念的问题。莫雷诺14岁就来黄潜了,他在一个充满凝聚力的环境下成长,不断提升自己的信念,于是在现在28岁的时候,他取得了成就。他从个人的信念中找到了属于胜利者的心理常态。对于教练来说,看到球员的成长是再让人高兴不过的事情了。

足球让我明白,很多目标是没法提前计划的,你只能慢慢去实现。无论是夺冠还是执教更高水平的球员,都会让我满足。当我真的得到了大巴黎和阿森纳的执教机会,我的某些雄心壮志就实现了。但是接下来,我还是想和黄潜一起取得更多成功。

我想要找到规律和节奏。我会回到联赛中,让球队习惯双线作战,找到不断进步的方法。从个人情感来说,我从皇家社会出道,因此对这家俱乐部有很深的感情,我也曾有机会去执教,但最终没能成行。执教一支能让我提升很多的球队?可以,这说得通,但这不是一种目标,而只是在我未来的生涯中有可能自然发生的事情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